好幾年前的一篇文章卻不會過時!!

-----------------------------------------

2009年09月12日03:41第一財經日報

劉建位

我們經常看到,有三類人把投資搞得非常複雜。

一是學院派,主要就複雜的數學模型、複雜的理論、複雜的推理,來得出一個學術上的結論。

二是宏觀派,主要是用複雜的宏觀經濟理論、複雜的宏觀經濟數據、複雜的宏觀經濟模型,推導宏觀經濟趨勢,以此判斷股市走勢。

三是技術派,主要是用複雜的技術分析指標、複雜的股價和成交量波動數據、複雜的計算比較,推導分析股市及個股走勢。

這三個複雜派,可不簡單,不是一般人能搞的,必須有“三高”:

一是需要高等數學,三派都是用數據說話,用模型計算,不懂高等數學不行,尤其是學術派和技術派。

二是需要高學歷。搞學術研究,搞宏觀經濟,需要學習大量的理論,不是碩士博士根本不行。隨便到書店看看經濟金融投資的教科書,學歷越高,書越厚,理論越複雜。

三是需要高智商。不是高智商,學不會高等數學,拿不上高學歷。技術分析那麼多分析指標、那麼多種分析理論,不是高智商也不行。

幸運的是,後來我終於找到了一個簡單派,巴菲特,他的價值投資之道非常成功,卻非常簡單。

多簡單呢?簡單到“三高”都不需要:

一不需要高等數學。巴菲特說:“我從來沒發現高等數學在投資中有什麼作用,只要懂小學算術就足夠了。”“如果高等數學是必需的,我就得回去送報紙了,我從來沒發現在投資中高等數學有什麼作用。

二不需要高學歷。巴菲特說:“要想成功地進行投資,你不需要懂得什麼專業投資理論。事實上大家最好對這些東西一無所知。”巴菲特發現學校裡講的許多專業理論往往在實踐中是行不通的,錯誤的知識越多反而越有害。

三不需要高智商。巴菲特說:“投資並非智力競賽,智商高的人未必能擊敗智商低的人。”

價值投資很簡單、很好學,巴菲特就是從導師格雷厄姆那裡學到的,只有三點:

“我認為,格雷厄姆有三個基本的思想,這足以作為你投資智慧的根本。我無法設想除了這些思想觀點之外,還會有什麼思想能夠幫助你進行良好的股票投資。這些思想沒有一個是複雜的,也沒有一個需要數學才能或者類似的東西。格雷厄姆說你應當把股票看作是公司的許多細小的組成部分。要把市場波動看作你的朋友而不是敵人,投資盈利有時來自對朋友的愚忠而非跟隨市場的波動。在《聰明的投資人》的最後一章中,格雷厄姆說出了關於投資的最為重要的詞彙:安全邊際。我認為,格雷厄姆的這些思想,從現在起直到一百年之後,將會永遠成為理性投資的基石。

巴菲特在格雷厄姆的基礎上形成了自己更簡單的投資策略,只有一句話:“我們的投資理念非常簡單,真正偉大的投資理念常常用簡單的一句話就能概括。我們尋找的是一個具有持續競爭優勢並且由一群既能幹又全心全意為股東服務的人來管理的企業。當發現具備這些特徵的企業而且我們又能以合理的價格購買時,我們幾乎不可能出錯。

其實,他這一句概括的還是格雷厄姆的三點:好業務、好管理、好價格。就是用相對於內在價值來說相當便宜的價格買入業務一流而且管理一流的優秀上市公司的股票。

公司好壞,比較容易分析,好人往往是大家公認的,好公司也往往是大家公認的。但你買入時支付的股價是便宜還是太貴,分析起來就難多了。

還好,巴菲特給了一個更簡單的方法:

在別人貪婪時恐懼,在別人恐懼時貪婪。(筆者認為至少要做到:在別人貪婪時別跟貪婪,在別人恐懼時也別跟著恐懼)

比如,在股市暴跌三分之一甚至一半以上時買入一些好公司的股票,在股市大漲到狂熱時賣出。

這麼簡單,有效嗎?

巴菲特說:“商學院非常重視複雜的模式,卻忽視了簡單的模式,但是,簡單的模式卻往往更有效。”

1984年,在哥倫比亞大學紀念格雷厄姆的《證券分析》出版50週年的慶祝活動中,巴菲特在演講中回顧50年來格雷厄姆的9個追隨者們持續戰勝市場的事實,證明價值投資很簡單卻很有效。你看看國內外成功的投資大師,絕大部分都是價值投資。

這麼簡單,為什麼大學裡不教價值投資呢?

巴菲特說:“由於價值非常簡單,所以沒有教授願意教授它。如果你已經取得博士學位,而且用很多年來學習運用數學模型進行複雜的計算,然後你再來學習價值投資,這就好像一個佛教信徒去西天取經,卻發現只要懂得多行善事就足夠了。”

這麼簡單,為什麼大部分人不做價值投資呢?

巴菲特說:“我只能告訴你早在50年前格雷厄姆與多德寫出《證券分析》一書時價值投資策略就公之於眾了,但我實踐價值投資長達35年間,卻從沒有發現任何大眾轉向價值投資的趨勢。似乎人類有某種把本來簡單的事情變得更加複雜的頑固本性。船舶永遠環繞地球航行,但相信地球平面理論的人們卻仍然非常多。在股票市場中價格與價值之間仍將會繼續保持很大的差距,那些信奉格雷厄姆與多德價值投資策略的投資人仍將繼續取得巨大的成功。”

老子《道德經》第70章長嘆: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巴菲特同樣長嘆:“使我們困惑的是,知道格雷厄姆的人那麼多,但追隨他的人那麼少。我們無私地介紹我們的投資原理,並把它們大量寫入我們年度報告中。它們很容易學,也不難運用。但每一個人都只想知道,'你們今天買了什麼?'像格雷厄姆一樣,我們被廣泛地認可,但絕少有人追隨。”

為什麼我們大部分人不愛簡單愛複雜呢?

道可道,非常道。

成功之道,不是非常複雜,而是非常簡單。越是真理越簡單。

(作者為匯添富基金管理公司首席投資理財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RD 的頭像
FRD

FRD的研究室

F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